观月阁算是兰台县最高档的妓馆,大院中亭台楼榭、百花争艳,价格自然也不是普通百姓能够承受的。

  不过妓馆的妓并不是指卖身,而是歌妓、舞妓等表演艺人,馆子里的姑娘各个都是才艺俱佳,所以有钱也不能上来就睡,得先附庸风雅一番,多来几次跟姑娘混熟了才行。

  “撅好了!再敢动一下试试……”

  老板娘柳氏正站在内院的堂屋里,气势汹汹的举着藤条抽人,两个姑娘哭哭啼啼的跪在地上,屁股已经被抽的一片青紫,还有几十位姑娘围成了一圈,胆战心惊的垂着脑袋。

  “他娘的!我看你们是昏了头了……”

  柳氏气呼呼的骂道:“昨晚衙差把咱们馆子都给围了,你们这些烂货不知道啊,还敢给我瞎嚼舌头,老娘要是被差人拿了,死之前一定把你沉河,让你们通通给老娘殉葬!”

  “妈妈!消消气吧,气大伤身呀……”

  一位丰满的黄裙美人开了口,只有她一人坐在太师椅上,懒洋洋的笑道:“整个兰台县谁敢拿您呀,那不是跟谢公子过不去嘛,那姓张的不过是拿着鸡毛当令箭,等宋吃猪缓过劲来,他就该靠边站了!”

  “你懂个屁!姓张的最不好惹……”

  柳氏扔下藤条说道:“月牙!你今天也不要闲着了,姓张的搞出了那么大的阵仗,你晚上带些秦记的糕点,坐轿去他家后门,不管多晚你都给我等,把你的本事拿给他看!”

  “我不去!我月事来了……”

  月牙冷下脸扭过了头去,可柳氏刚想发火,门外便急匆匆的跑进来一位护院,迅速对她耳语了一番,柳氏皱眉说道:“这瘟神怎么又来了,你们赶紧下去,月牙留下!”

  “是!”

  姑娘们如蒙大赦般的跑了,很快就看赵官仁独自走了进来,笑眯眯的摇着一把白纸扇,柳氏上前行礼道:“哟~张大人!您可真是稀客呀,但是寻欢作乐也太早了吧?”

  “救人如救火,宜早不宜迟啊……”

  赵官仁走到堂中打量着月牙,玩味的笑道:“这位应该就是大名鼎鼎的兰台花魁,月牙仙子了吧,今日一见果然丰满的恰到好处,宋大人没少在你肚皮上流汗吧?”

  “奴家就一歌妓,什么都不知道……”

  月牙仙子翻着白眼靠了回去,但赵官仁却说道:“柳老板!你应该还不知道吧,宋大人刚刚被人告了,知府大人亲审,有人说他井里投毒,我估计又会查到你这里来!”

  “我的娘呀!”

  柳氏抱起双臂不屑道:“风尘女子好欺负是吧,什么脏水都往我们头上泼,昨晚咱们说的还不够明白吗,张大人!”

  “要害你们的是卞家,又不是我……”

  赵官仁用折扇顶住她胸口,说道:“我没跟你说笑,你赶紧安排人从里到外的搜,尤其是月牙的房间,梁上、地板都不要放过,若是发现可疑的泥或粉末,赶紧销毁!”

  “什么?他们把毒、毒投到我这来啦……”

  骇然色变的柳氏惊叫了一声,月牙仙子也终于站了起来,小嘴张的老大。

  “你以为呢?这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……”

  赵官仁收回扇子正色道:“记住!如果有官差找你们问话,抵死不要承认老宋来过,让其他人也闭上嘴,不行就送出县城避避风头,他要是倒了你们谢家也就完了!”

  “知、知道了!谢大人好意……”

  柳氏惶恐不安的点了点头,赵官仁立即

  出去从后门离开,小跑到县衙外的时候已经是人山人海,不过等他挤进去之后,正好碰上穿戴整齐的胡县丞。

  “已经办妥!不必担心……”

  胡县丞很机灵的使了个眼色,等赵官仁蹿进大堂时,王知府刚巧从后堂里走了出来,威武不凡的走到了木台,坐在铺着红色锦缎的官台后,头顶上是“明镜高悬”四个大字。

  “升堂!”

  王知府猛地一拍惊堂木,众衙役敲着水火棍低喝“威武”,李典史的妻女已经跪在堂中啼哭,衙门口围满了听审群众,而宋吃猪弄了张板凳坐在一旁,脸黑的都快滴出水来了。

  “钱大人!知府能审县令吗……”

  赵官仁站在靠窗的墙边,一溜州府官员都站着听审。

  “能也不能……”

  钱同知低声道:“通常是上奏朝堂,朝堂派人下来查验,大不了就是走个过场,但现在是散播尸瘟的大罪,真要是审出点什么麻烦来,王大人肯定会咬着不放!”

  “李氏!”

  王知府又拍了一下惊堂木,拿腔拿调的说道:“将你的冤情速速道来,本府定会为你平冤!”

  “昨夜宋知县带人冲我我家,将我夫君在边疆斩获的贼旗收走,硬说那是通敌的罪证……”

  李典史的夫人泣声道:“宋知县编排了一个吉国的行商,说那就是吉国的密探,还逼他的伙计指认,有好心人不忍我含冤,将我等一起从牢中放出,民女这才得知真相!”

  “那人何在?是否在堂外……”

  王知府皱眉朝堂外看去,人群中立即蹿出个梳着麻花辫的小伙,发型跟服色都跟大顺朝人迥异,慌慌张张的跪在堂中磕头行礼。

  “不好!”

  &nbs

  --&g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差一步苟到最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我就是要奋斗只为原作者十阶浮屠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阶浮屠并收藏差一步苟到最后最新章节